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種方法

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種方法

發布時間:2020-09-29 10:24:07 閱讀:2496 作者:致遠教育 字數:1565 字 預計閱讀時間:5分鐘
導讀:PrimarySource是指從歷史文獻,文學文本,藝術作品,實驗,調查和訪談等來源直接收集的信息。PrimarySource的權威性不言而喻,那么我們留學生在完成作業的時候如何快速找到PrimarySource呢?本文致遠教育小編來為大家分享三種方法。

Primary Source是指從歷史文獻,文學文本,藝術作品,實驗,調查和訪談等來源直接收集的信息。Primary Source的權威性不言而喻,那么我們留學生在完成作業的時候如何快速找到Primary Source呢?本文致遠教育小編來為大家分享三種方法。

快速地找到Primary Source三種方法

方法1: Literature Review

尋找文獻前,史學家會通過分析已有學術研究的成敗和空缺,完善、細化自己的研究議題,這個過程稱為literature review。有了更清晰的議題和角度,他們就該思考自己應該關注什么類型的史料了。

舉個例子,同樣是移民史,研究移民法的歷史學家會去找法典、政府資料等;而研究移民生活的歷史學家,會去找移民的日記、影像、采訪、口述歷史等。優秀的歷史學家需要能全面而有創意地去思考什么樣的Primary Source最能夠回答自己提出的研究議題。

方法2:  館藏Primary Source的機構

接下來,歷史學家會根據史料類型尋找對應的機構。讓我們看看Primary Source最常在什么機構出沒吧!

政府檔案館 government archives

英國國家檔案館 The National Archives (UK)

英國國家檔案館 The National Archives (UK)

大部分國家政府都會建立存儲過往資料、文件的國家級或地方級檔案館。檔案館種類繁多,包括政府官員溝通信件、報告、會議記錄、事件記錄、人口記錄,以及解封的國家機密資料等。這類Primary Source對政治、外交、軍事、經濟、社會歷史學研究意義非凡,但不是所有檔案館、資料都對民眾或非本國學者開放。比如,古巴的政府檔案館不對任何外國學者開放,美國國家檔案館也有一部分和國家安全有關的資料不對公眾開放。

博物館 museum archives

博物館展覽的物件其實都只是館藏的冰山一角,大部分博物館都會設立從屬檔案館,存放從公眾、私人收藏等各處收集到的資料。比如,紐約曼哈頓的美國華人歷史博物館 (MOCA),每年都會展出和華人歷史有關的不同文物,但其實MOCA也有一個對學者開放的檔案館。其中館藏多種多樣,包括老移民的船票、照片、日記,甚至茶杯、門匾、旗袍,淋漓盡致地展現了老移民的生活細節。

通過研究這些史料,歷史學家可以窺探該歷史時期的生活方式、社會形態。因此,博物館檔案館是個Primary Source大寶藏。研究社會、文化歷史的學者一般都非常關注博物館的檔案館藏。

圖書館 library archives

紐約公共圖書館主閱讀室

紐約公共圖書館主閱讀室

和博物館相似,圖書館也常常設立從屬檔案館,主要館藏文字類的Primary Source,例如不同年代的報紙、雜志、期刊、手稿、日記等等。除了國家級圖書館,許多地方級圖書館和學校圖書館也會設立檔案館。比如,紐約公共圖書館(NYPL)館藏超過一萬個collections,其中囊括了超過100萬件史料。

各類機構檔案館 organization/foundation archives

洛克菲勒檔案館

洛克菲勒檔案館

非政府組織、基金會、慈善組織等機構也時常設立檔案館,館藏該機構的內部文件,以及機構收藏的史料。比如,洛克菲勒檔案館藏有大量涉及各地慈善組織的解密內部文件,對研究國際機構發展、人道主義救援的歷史學家非常有幫助。

私人收藏 personal collections

除了政府和各類機構設立的檔案館,歷史人物后代、收藏家也會收藏文物。找到私人收藏相對比較困難,歷史學家時常需要通過學術界內拓展人脈、互相介紹才能找到這類收藏。

方法3: 近距離接觸Primary Source

鎖定機構后,歷史學家會先到該機構官網上使用索引(catalog)和搜索引擎 (finding aid) 尋找是否有合適的文獻。此時,歷史學家需要記錄好每個文件的信息(archive),館藏系列(collection),館藏箱子(box),文件序列號…(為了記錄文件信息,小編兩年來用的最多的軟件竟然是excel?。?/p>

如果想要的文件有提供電子版 (digitized version),那可以直接使用。然而——大部分館藏都沒有電子檔案,因此歷史學家常常需要跋山涉水到檔案館閱讀室讀史料。所以歷史學家時常滿世界到處跑,讓人誤以為他們邊做研究邊旅游,其實都泡在檔案館里讀文獻呢!

除了以上的各種館藏地點,優秀的歷史學家時常能通過非常創意的方式找到各類型的史料。比如,哥倫比亞大學歷史系的Lien-Hang T. Nguyen教授,主攻越戰歷史,通過采訪60年代北越領導人獲得了大量的口述歷史記錄,以及他們的私人收藏文件。有意思的是,Nguyen教授本人和這些高級領導人并沒有任何私交,是通過學術圈內介紹才獲得了一個領導人的聯系方式。通過強調越戰歷史需要來自越南的文獻,她說服了從不開口的領導人,也根據這些以前從未問世的歷史記錄寫出了突破現有越戰歷史研究的《河內的戰爭》。

結語

詳細大家覺得找Primary Source時常是大海撈針。但對找資料的過程非常過癮和值得——因為翻閱史料的過程其實就是通過不同角度了解歷史,挑戰自己的認知。同時,在茫茫書海中挖掘出Primary Source在引用到自己的學術作品當中時的喜悅,實在是無法比擬,也大大提高的文章的質量。

我要評論

評論內容:

驗證碼:
驗證碼

911国产在线观看无码专区